中新網新疆 ? 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陜西|黑龍江|四川|香港|新疆|兵團|云南|浙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的微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吐魯番千年壁畫守護者 三十年筆耕不輟再現歷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-04-13 19:05:02 來源:中新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號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其實文物的修復工作和壁畫保護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。那么其實我所面臨的問題在常人眼里頭是很難的,但是作為我來講,能夠一直做文物保護工作是我一輩子最大的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同期]新疆吐魯番學研究院 徐東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徐東良,是吐魯番學研究院技術保護研究所負責人。從事壁畫算起來大概也差不多30年的時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早期的時候就是磨顏料,因為我現在也是畫畫也是在磨顏料,當時也就不理解,磨這個顏料也確實沒有啥技術含量,然后還耗費很多的時間,當時就比較有意見,就跟所長說這個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所長說的不受磨不成佛,這個本身就是鍛煉你的一個性格,你把急躁的性格、浮躁的性格全部要磨掉之后,靜下心來的時候才能夠面對著壁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當時還沒有進洞口的時候,一看到火焰山,顏色還有光線的反光就特別壯觀,當時心情特別激動。因為我是從東北來的,很遠到這里來,因為距離非常遠,那時候年齡也比較小,所以說這是不是到了地球的另一邊了,自己還這樣想過。然后一看這里的壁畫確確實實讓人感到很傷心。因為這么多的壁畫基本上都被破壞的差不多了。那么其它的洞窟多多少少還殘存的還有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然后后來我就想,如果這個工作,堅持在這做的話,細心整理能夠還是整理出很多有價值的資料的。那么既然沒有人在做這項工作,既然我看到了我就不能放過,這樣我要把它給整理出來,就這樣的,就耐下心來一畫就畫到了現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近些年主要是以修復和保護為主,前些年就是以壁畫臨摹為主,我的工作大概就是分這么兩塊,在同時進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因為吐魯番的溫差比較大,吐魯番咱們的壁畫就出現一種主要的病害,龜裂起甲就像魚鱗一樣的就翹起來了,那么這時候風一刮的話,它就會剝落下來,這顏料層整個就剝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文物資源是不可再生的,另外它的信息量是遞減的,就是一年比一年會少,但是今天讓我來看到了這些東西,就是我在自己發一個心愿,就一定要把這項工作做好,把資料保留下來,我沒有能力來研究,但是可以留給后人去研究。 這樣話抱著這種心情,從那個時候開始一直做到了現在,基本上把這些壁畫的線圖都基本上整理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同期]新疆吐魯番學研究院 徐東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吐魯番太陽稍微光一偏里邊就特別冷,那時候毛筆已經開始結冰,后來正好有一個人參觀,就一個人。他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,我是盤腿坐在地上,那時候已經坐了兩個多小時了,就沒有動。那個毛筆他拿過來一看,已經全都劈叉了,幾乎就是報廢的毛筆。他看了半天說這個筆怎么能畫出這么漂亮的線條,他感覺到特別疑惑。然后他就說了我會幫助你的。他是北京天安門廣場后期對的軍樂團的,然后后來他就回到了北京之后,他就發動了他們的班的所有的戰士,他們每個戰士都給我捐了錢,然后并且給我寫了兩封信,怕我收不到一封寄到了東北,一封寄到了吐魯番,然后給我捐了將近是700多塊錢,然后說用來買筆墨或者是顏料,來貼補我這塊的開銷,當時我也很感動,我說天安門廣場國旗班的人。這個其實對我后來的鼓勵特別大,當我堅持不下去的時候,我就會回想這件事情,我說不能辜負了別人對咱們的一種信任和希望,所以說一定要堅持。 壁畫的臨摹的工作前期是靠感覺、靠激情,到后期都是靠毅力,才能把一幅畫畫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畫畫之前要對壁畫進行一個解讀,這個過程,我把它叫讀畫。 就是說我要把這幅畫的每一塊顏色,每一根線條全部要給它看透了,我們看到的壁畫都是非常殘破的,實際它就像一個大樓一樣,如果大樓的框架是散的,你這個樓根本就蓋不起來,顏色就是它的表面,而它的框架就是它的線條。這就要通過眼睛先觀察,把每一個步驟全部理解,吃透之后,然后我們再落筆,我們就知道我畫的這一部分是裙子,我畫的另外一部分是他的頭光,這樣話就把它理解透之后就好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永樂宮壁畫是畫了將近100年的時間。吐魯番的壁畫是上至4世紀,下至14世紀是1000年的時間,那么我們只解決了一個皮毛問題,比如說一個回鶻時期我們可以解決,那么車師高昌時期,或者是高昌郡時期,它不同時代的繪畫風和技巧都是有區別的。 那么你要把不同時代的東西都加以理解了之后,我畫魏晉時期,我就用這種辦法去畫,你比如說它有它的規律,而我話回鶻的我用回鶻的風格去找這些東西,雖然壁畫比較殘破,但是他在腦子里的形象是一個完整的形象。這樣的話你就可以畫得非常主動了,并且會非常自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我們對從心里頭對德國尤其是勒柯克,1905年到1913年盜竊壁畫,說實話心里是非常憎恨的一件事情的。因為他把這些東西盜走了之后,又毀于第二世界大戰,你如果不盜走的話,起碼這些資料還是完整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后來我有機會去了柏林,去了亞洲藝術博物館,他們也接待我也非常熱情,并且帶著我參觀了他的庫房。吐魯番壁畫我非常了解,我一看塑像或者絹畫或者文書還有壁畫,一看就是出自于吐魯番,我就挨著這拍照片,然后當時他們管理人員對我說,我們這里頭庫房是不準拍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同期]新疆吐魯番學研究院 徐東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了我說的這些壁畫來自什么地方,是來自于吐魯番,我說我也是來自于吐魯番。那么我們吐魯番的壁畫,我為什么不能拍吐魯番的壁畫,我自己來來自于吐魯番,然后我就跟他發生了一些爭執,最后他也就只有默許我去拍,認識不同,我看到的吐魯番壁畫,我是通過我們這個角度來認識的。而到了柏林之后是另外一種,我看到了就是說吐魯番100年以前壁畫的原始的色彩,因為它保留在庫房里頭,常年是不見光的,那么它的顏色的保存的原真性是非常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那么你比如說我看到高昌回鶻王和王后供養像的時候,我發現國王穿的衣服是非常紅的,這是非常鮮艷,就跟我們現在剛剛完成的作品完全是一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同期]新疆吐魯番學研究院 徐東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絲綢之路連接的中亞這么多個國家,那么其實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不同的文化,那么絲綢之路從歷史上來講,它實際的文化是互相滲透和影響的。隨著歷史的發展,到了今天為止,很多現象都已經消失了。你比如絲綢之路,它本身不僅僅是經濟的交往,不僅僅只是做生意,它還有文化的交流、藝術的交流,甚至音樂、舞蹈都在這方面都有所體現。所以說他對互相之間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同期]新疆吐魯番學研究院 徐東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一個文化的共同點,當我們把這種共同點找到了之后,那么我們在開發絲綢之路這一帶一路發展經濟發展其他的,那么只要有文化的做一個積淀,那么其他的事情我認為都是很好解決。所以說佛教當時對在吐魯番歷史上的貢獻是巨大的。 隨著后來宗教的關系和演變,最后佛教(在吐魯番地區)走向了徹底的消亡,我們所做的工作就是把這種消亡的東西把它再尋找 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這么多年臨摹的壁畫大概有700多平方米,也積累了很豐富的經驗。通過將來計劃通過這些個臨摹的一些經驗,然后再參考一些個歷史題材的記載的一些文獻資料,然后搞一些個吐魯番歷史題材的大型的壁畫的創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解說]這是我的一個夢想,希望能夠實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編輯:孫亭文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的微信、中國新聞周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末成年A片